花1.59亿美元却得罪了影院,网络大电影值得吗?

发布日期 2020-03-19

在2019年,马丁·斯科塞斯面对漫威电影,留下了这样一句引起了巨大争议的话。这句话诞生之时,马丁·斯科塞斯正在为自己的新片《爱尔兰人》进行宣传。


《爱尔兰人》是一部充满了怀旧色彩的老派黑帮史诗作品,阵容星光璀璨,情节跨越长达数十年,影片时长接近三个半小时。主演阵容包括76岁的罗伯特·德尼罗、79岁的阿尔·帕西诺和76岁的乔·佩西,再加上好莱坞大师级的导演马丁·斯科塞斯,这本该是一部可以引起巨大反响的经典之作,然而这样一部重量级电影却没有敲开任何一座好莱坞制作公司的大门。


由于情节跨度过长,马丁·斯科塞斯更希望三位主演可以饰演年轻时代的自己,高额的技术开发成本最终劝退了派拉蒙公司,《爱尔兰人》一度面临险些流产的困境。


在时间轴上的另外一个焦点,2017年,Netflix正面临着来自主流电影人和院线的攻击:“当制片方以电视屏幕的规格来考虑电影的制作,那他们的电影只能被称为‘电视电影’。”在一片质疑声中,Netflix仍然花费上亿美元从派拉蒙手中买下了电影《爱尔兰人》,并追加制作资金,最终这部电影的官方成本为1.59亿美元。


马丁·斯科塞斯,这个在后来抨击漫威,对电影艺术有着自我追求的电影大师,选择了被主流市场所“唾弃”的流媒体平台,最终原因被他归结为——创作的自由。而这个“自由”正是来源于流媒体平台对深度内容的渴求,以及雄厚资金所带来的技术支持。


技术成为了电影的赌注


众所周知Netflix的电影效应与院线电影有很大的不同,不依靠票房策略,Netflix可以为用户提供不同的商业与文化影响力,甚至是为观众呈现不一样的讲故事方式。特别是针对《爱尔兰人》,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曾经说过“Netflix 对《爱尔兰人》最初做最大的风险是技术,当时需要的特效技术还不够成熟,不足以让组委会过审,我们下的赌注就是,期盼技术能够赶上。”


泰德·萨兰多斯所说的技术,是让《爱尔兰人》引发了无数关注的 “全员减龄”技术。这一技术由工业光魔公司负责,影片运用CG技术让年近80岁的演员们抹平岁月痕迹,重新焕发青春。工业光魔至今已经为300多部影片提供了视觉特效制作服务,凭《星球大战》开创了特效新时代,一举成为电影特技的“领头羊”。 在过去30多年时间里,工业光魔公司开创了许多突破性的电影特效和制作流程。


工业光魔公司的执行创意总监Rob Bredow在谈到与Netflix 的合作时说道:“与Netflix的合作、冒险,让我们在创造技术的过程中拍电影,这是工业光魔赖以生存的东西。”


这是一个电影特效飞速发展的时代,对院线的商业电影来说,影片的惊人CG和视觉效果无疑成为了吸引观众走进院线的卖点。作为一家代表着当今世界特效行业顶尖制作水准的公司,工业光魔能够为《爱尔兰人》技术赋能,这前后不仅有Netflix的牵线搭桥,更有强大的资金投入。有了工业光魔公司的技术助力,Netflix对内容生产者的吸睛点已经不仅仅是自由的创作环境,而是更有想像力的发展空间。


Netflix生产的大电影还是“网大”吗?


泰德·萨兰多斯在最终评价Netflix和《爱尔兰人》的技术冒险时说道:“总的来说,成果很好。”尽管无法统计院线成绩,Netflix这个“成果很好”反映在首周的在线付费观影人数(Netflix官方公布,上映的头七天有26404081个账户观看了这部电影),以及大家对影片剧情和新颖“技术”话题的讨论上,作为一部老派的电影,先进的CG技术的确成为本片的一大“卖点”。


对于一部“网络电影”来说,技术上的支持不仅是为Netflix的内容创造者提供了更加有吸引力的创作空间,而且Netflix靠着与名导合作重量级电影, 在频繁刷新电影圈和普通用户的认知。


一直以来,传统院线与Netflix之争重点都放在了观众对流媒体平台的“印象分”上。对普通观众来说,一部从网络上诞生的电影,即使可以保证有深度的内容加分,但无法产生传统意义上的“大电影”,这里的“大电影”指的是大投资,大制作,大导演。在今年Netflix对《爱尔兰人》不仅有1.59亿美元的成本,在奥斯卡颁奖季更是豪掷1亿美元的公关费用于《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等Netflix的宣传,这些操作无不向“大电影”看齐。


如果2018年的《罗马》还仅是Netflix在深度内容上的敲门砖,而马丁·斯科塞斯和《爱尔兰人》的加持,则帮助Netflix向外界释放了一个信号:Netflix可以花钱购买、制作优质的内容,并且靠着技术上的支持,Netflix也拥有了挑战传统好莱坞制作片厂的实力。毕竟《爱尔兰人》如果隐去Netflix的外衣,其质量和影响力绝对不是用户常规意识中的“网络大电影”可以比拟的。


数据技术驱动下的Netflix


以YouTube为代表的AVOD形式的视频网站,将提高产品体验为主要的变现手段,Netflix则成为了SVOD的代表,通过订阅会员付费变现。同样是围绕用户展开的布局,Netflix相比起来更加需要内容的助力。而如今,技术对内容生产的影响已经越来越深。


Netflix在2019内容上的支出超过了150亿美元,2020年预计达到178亿美金。在内容领域发展迅猛的Netflix已经将大数据及AI技术成熟运用于内容制作和分发上,以此为用户推荐更加精确、丰富的内容,Netflix最终目的不仅为了付费用户的增长,更加为了用户可以长期付费。在Netflix的数据生态系统中,数据产品可以更多地帮助Netflix进行业务决策、编剧、生产视频和内容。


一个互联网流媒体带有技术的标签并不意外,但Netflix在技术与内容深度捆绑下,已经完全将内容数据化,所有用户在Netflix上的行为将被关联到内容上。它收获的不仅是用户的画像,最终将反馈到内容上,特别是内容走向市场,用户精细的数据反馈让Netflix可以在后续进行全新的内容开发及推荐。


在竞争激烈的影视市场,用户的选择是最直观的问题,它关联到一部内容作品的投资是否可以达到预期的回报。识别用户关联内容再到筛选用户推荐内容,正是因为技术的支撑,Netflix解决了用户长期留存的问题,才能使得Netflix的巨额投资看到回报。


正如在早期被传统制片公司放弃的《爱尔兰人》一样,如果《爱尔兰人》无法进入主流院线印证它的商业价值,那Netflix的投资和上线帮助《爱尔兰人》在流媒体市场重新找到了它的观众。与此不同的是,技术驱动之下《爱尔兰人》所获得的用户价值也是传统商业院线所无法后续提供给内容创作者的,这对想要创新的创作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吸引力。


虽然在目前的电影大环境下,上线流媒体并非电影的最佳选择,而Netflix一直在用技术上的优势不断帮助内容突进,从而在主流影视道路中拼出一条血路出来。


在鄙视链之下,马丁·斯科塞斯对漫威的那句“那根本就不是电影”也许也正是Netflix最想摆脱的标签。虽然Netflix对《爱尔兰人》是救世主般的存在,但是对电影有着自我要求的马丁·斯科塞斯还是提出了自己对流媒体的看法,他希望观众能够不用手机看自己的作品,哪怕是用iPad看也是很好的。


这一情况可能会随着5G技术和4K超高清内容全部普及而发生变化,可以想像,视频网站的技术进步使得Netflix技术型的运作模式更加兼容商业电影。对商业电影市场来说Netflix的吸引力会逐渐加大,如今的Netflix不仅想甩掉的是不会做电影的帽子,更是想向观众证明,他们不仅可以做出深度的内容,同样也会挑战商业电影领域,实现Netflix在电影内容上的多元化与多样性。


本文来源:众合营销